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官方博客-cdzsxh

我们一起团结起来,整合资源,加快建筑装饰行业产业化发展!

 
 
 

日志

 
 

新浪网络直播-2012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年度主题论坛  

2012-04-13 22:15:15|  分类: 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团结合作共赢发展 加快行业产业化进程——2012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年度主题论坛”,新浪家居成都站独家网络直播中! 

新浪网络直播-2012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年度主题论坛 - 韩韩 - 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官方博客

 团结合作共赢发展 加快行业产业化进程

    【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副会长张晓莹】:成都市建筑装饰行业正在一个飞跃的临界点,产业的各个板块已经产生了自己很好的一种发展,逐步向我们整个链条化发展方向在前进,所以今天我们主办这个论坛,主要是来探讨,我们作为建筑装饰行业,如何能够客观的评定自己,在各个板块之间,如何能够找到自己的优势和出路,以及怎样在各个板块之间形成一种链接,所以我们论坛请来了以下嘉宾,我是成都多维设计事务所的设计总监张晓莹,第一位是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执行会长张代莹女士;新空间建筑装饰董事长黄彦;亚厦股份西南分公司总经理张健夫先生,中建三局装饰有限公司西南公司总经理汤永明;万象地板史丹利橱柜的罗俊义先生,德国兔宝宝四川营销中心总经理黄立斌,成都上品演一设计顾问公司李剑先生。今天我们邀请的嘉宾都是来自行业的各个板块的代表人物和领军人物,他们跟我们一起来分享,在成都市建筑装饰产业和家居产业方面,我们的各个板块,面临的现状,以及他们对整个链条之间的一种磨合和成长的需求,下面我们再次掌声欢迎各位!我想作为我们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这么多年了,我们的各个分会,我们的分支组织越来越强大,这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对我们这个行业整体的把控,我们建筑装饰协会做了相当多的工作,也做了很多服务,开始的时候就由我们张会长,因为台上有三个姓张的,得指明得比较清楚,张会长对我们这个做一个回顾和整体开头发言。

    【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执行会长张代莹】:成都建筑装饰行业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与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同步,尤其我们这个行业是服务于城市建设和改善人民生活的行业,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已经慢慢的向着生产工厂化,现场装配化,部品标准化,服务集成化,向着这个方向在慢慢的迈进,但是我们内地和沿海地区的差距非常大,所以我们今天,这个论坛也请到了沿海的先进企业亚厦装饰,还有中建三局装饰,以及我们本土的优秀企业,一起来探讨怎么样推进这个行业的产业化进程,怎么样各个板块能够合作共赢,我们希望听到嘉宾有非常精彩的发言,谢谢。

    【张晓莹】:既然是到了黄总这儿,你就先把话筒拿上,你也是一个双重代表了,既代表了我们家装企业,你旗下也有家居市场,你工作就比较多一点,对这两个板块你做一个现状的回顾和总结。

【黄彦】:我觉得从成都的家装市场的发展来看,最近几年发展还是非常迅猛的。最开始外地的公司进入成都,带来了一些压力。成都的公司在管理,在设计理念,在整个的商业模式上,应该说做了一些突破和创新,走到现在来讲,现在在成都家装市场相对来说,可能从产值规模上来讲,和外地的家装公司来讲,成都的家装公司要领先了,做得多一些。可能我们也有压力,现在精装房出来以后,包括新的一些商业模式出来以后,比如套餐的服务理念,这些东西出来以后,可能会冲击我们传统的一些装饰公司的做法,或者传统的一种商业模式。我们怎么去迎接一个新的挑战,包括刚刚锐理数据郭总谈到的精装房的挑战,实际上精装房的挑战既带来机遇,也带来了挑战,比如说精装房出来了以后,以后就不分公装和家装了,大家在同一个市场做。到一个市场里面来做以后,像我们外地来的公司,像我们亚厦、金螳螂这样的公司,他们上市,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挑战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向他们学习,还有国外的一些企业也进来了,怎么样面对国际上的挑战,在这个过程中怎么竞争合作,我们不光有竞争,可能还有合作,包括成都恒基公司,已经和亚厦公司合作了,包括我们同行之间怎么竞争,包括我们的中建三局这些老大哥我们怎么去学习,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谢谢。

  【张晓莹】:还是合作为先的概念。我们下一位是来自于亚厦股份西南分公司的总经理,也是我们协会副会长,亚厦股份也是杭州也是中国一个非常有实力的装修公司,也是全行业第二家上市的装饰企业,现在他们带着沿海先进的理念来到我们成都,并且给我们成都这边有更多的交流和融合,所以下面我们想听一听,张总给大家带来的理念和经验分享。

  【张健夫】:非常感谢,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来参加这个论坛。应该说我们这个行业要做大,要做强,要做好,得到老百姓的认可,把这个行业做好,行业非常有价值了,以后我们的生存空间,生活质量会更好。刚刚张会长也谈到了“四化”,从产业上来说如果做大必须按照这个“四化”的模式来做。因为大家知道过去好不容易买一套房,自己可以说把剩下的空间和时间都用在装修上,现在很多时候大家都委托装饰公司,甚至于很多你拿到房子的时候装修都做完了,把你的精力挪出来了,更多的能享受到我们行业发展的成果,或者是一种体会,今天这个话题非常好,我们几位刚刚也做了一些交流和互动,如果说做好这个行业,没有我们材料供应链上的人士,没有设计界的人士,要靠我装修公司单独来做,完全做不到现在的规模,所以现在设计是我们的灵魂,为什么是我们的灵魂,因为我们的很多产品都是经过磨合创新,最后形成了一个产品,比如说我们的洁具,在我们印象当中,可能每家每户投入的钱这个是最多的,虽然量不大,但是单价很贵,这是我们延伸的一个方式方法,这样集成以后,把我们的产业就做大了,很多装饰公司,过去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装饰公司能做到这么大。前些年我参加了中装协的会议,的的确确我认为我们这个是一个大行业,小企业,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前几年做了一个数据统计,百强企业加起来的产值可能不到整个行业的10%,这你可以想象是什么样的一个行业,今天合作共赢,产业化发展,我觉得正好谈到了我们的心声,可能今天下面在座的很多也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也有很多设计界的人士,很多设计师希望经过我们施工单位,能够实现他的设计理念,那么我们经常也是这样摸索、创新,最后把它形成一个固定产品,一种生产方式,推向市场,最后在短期内把产业做大,我就简单的说这些。

  【张晓莹】:好,谢谢张总。张总也是从这个链条上,除了材料以外,我们施工从经济产值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板块,张总刚刚也反复提到了其实施工也只是其中的一环,没有设计,没有材料的支持,整个板块还是属于比较空的板块,所以需要大家紧密合作,下面由我们中建三局的汤总给大家分享,他们也是属于施工企业板块的,刚刚我们也交流到,包括内装,包括外装,都有装饰企业现在在面临的一些问题,也有很多的困惑。

  【汤永明】:非常有幸来参加这个论坛,还是转用中装协的马会长说的一句话吧----“得产业链者得天下”。首先一个现场的文明施工,粉尘控制,包括有害物质的控制,是非常难控制的,通过我们这个产业链,包括厂商,从设计师,对我们这个企业相互之间的配合,每一个链条上不可缺少的一分子,共同去合作,每一个链条上必须要赚钱,不赚钱就不合作。这需要我们协会这个大的平台,把我们相关的企业弄在一块儿,一起来做这个事情,才能真正的做到合作共赢,如何让厂商跟我们一起合作,得到互相应该得到的回报。我在几年前,当时中装协让我去日本看一个成品加工的厂,我没有去,很遗憾,回来看到他们的一些东西我觉得感触很深的。作为一个建筑,不是说不能实现成品化加工,是完全可以的,通过我们设计师是可以实现这个目标。包括美国LEED认证,美国的LEED认证是有很多要求的,包括环保的认证,材料二次回收和利用都是有很多要求的,在目前大陆能实现这个东西的非常少,我们大陆所谓拿了这个金奖或者是银奖,我认为水份有点高,没有做到。我也拿过银奖,我也知道很多东西我并没有做到,暂时先说这么多吧。

【张晓莹】:谢谢汤总,汤总这边也比较跳跃,说到我们的需求,特别是国内施工企业对我们的定制,特别是固装这部分的定制,有相当大的需求,但是也感觉到这种瓶颈,服务上的瓶颈,下面发言的是史丹利的罗总,下面请罗总给大家分享一下。

【罗俊义】:其实在我们家居比较冷的天里,在这个红海里面,我们怎么找到自己的一片蓝海,我是觉得我们大家都要共同面对的这样一个问题,也是我们要去一片蓝海,作为我们万象,作为史丹利,还有其他的产业,在这个定制行业里面,目前我的看法是这样一个概念,以前基本上是在我们的大生产,大商业,大物流的这样一个系统,而逐渐演变成为以消费者需求为中心,小批量多批次个性化销售,柔性化制作的时代逐渐的演进过程。所以在这个演进过程当中,我们的定制也好,个性化需求也好,是越来越受到我们消费者的欢迎,在这个演变当中,我是希望我们定制的行业,我们其他的行业,在我们这个变化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我们自己的那一片蓝海。刚才我们也听到了锐理数据演讲嘉宾的总结,我们精装房是一个是系统,从精装房来看,它更多的,包括房产公司,是以深度的战略合作伙伴为基础的集成形式的、有梯队的、有体系的往前推进,而不是一种暂时、临时的合作来做一把。我的体会是未来我们要把整个的合作共赢,我们的产业化,产业集群,产业的集成配套,把我们整个集群的利益价值共创出来,让我们在这个链条上的每一环,每一链都能够创造价值,同时获得自己的价值,谢谢。

  【张晓莹】:谢谢罗总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我们所有的链条过程,合作产生的价值,都是以消费者需求为中心的。可能以前我们各自为政,每个板块都在做自己板块的工作,在逐渐的,我们板块链接完成以后,发现我们链条的最首端来自于我们消费者的需求,其实在这种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是一环一环传下去的,就像那个游戏,第一个人给第二个人说一个什么话,第二个人给第三个人传一个话,传到第五个人第六个人的时候这个话都变样了,第一个人说“我爱你”,到最后一个人变成“我恨死你了”。我们在一个链条的首端,需要把消费者的需求传递给下一个链条,每一个链条都要准确的传递,而且要准确的实现上一个链条所需要的要求,最后要回到首端去,我觉得这是罗总提的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思想。下面是我们这个链条的其中的一个重要的环节,这个环节是我们的材料环节,就是我们兔宝宝四川营销公司总经理黄立斌先生为大家来分享一下,材料企业现在所处的现状和他们的一些需求。

  【黄立斌】:大家好,先打一个广告,从1988年卖板材卖到现在,我们说我们才是老板,老板老板,老是卖板,德华兔宝宝我们处的是辅材这个链条,我们辅材的发展速度和营销水平其实还是蛮低的,上个月人造板开年会的讲,人造板现在一年的产值是2700亿,而做得最好的就是大亚集团,兔宝宝一年也就40多亿,所以我们辅材这个行业,洗牌还没有开始,下一步这个行业,我认为是任重道远,因为辅材的环保对装修的环保,原来是容易忽视的,现在辅材的品牌,包括标准已经很清晰了,大家一说到地板也好,衣柜也好,木门也好,包括陶瓷洁具都有很多耳熟能详的品牌,但是说到辅材,可能大家都是业内人士,可能很多理不出几个像样的资源,我认为我们辅材这个领域任重道远,要奋起直追。

  【张晓莹】:谢谢黄总的插播。下面有请成都上品演一设计顾问公司的老总,本届精英联盟的轮值主席李剑先生代表设计界做一些发言。

  【李剑】:大家好我是李剑,上品演一的设计总监,谢谢大家。今天在这里和我们的协会,行业协会的领导,和我们在座业界的朋友,包括我们的材料商,材料供应商,作为设计企业的代表,我们公司只是默默无闻的在这个行业里做设计的一家小小的单位,刚刚听黄总说88年做建材,我们92年做设计,也就是说建材在整个设计行业的发展,前期、中期一直到现在,这种发展的过程一直在经历。今天这个论坛的题目叫团结合作,共赢发展,加快行业产业化进程,这个课题很有意思的,我们成都设计精英联盟在前两年就首次提出了“漫设计”的主张,我们今天理解的加快行业产业化进程是加快它的成熟发展的这么一种过程,并不代表加快行业的飞速的发展,这是我们作为设计行业,对这个行业的一种理解。因为从我们协会成立,很早成立以来,我们的设计师同协会一起成长,我们很多老一辈的设计工作人员和设计师们都见证了中国这个行业在前期面临的很多尴尬的境地,走到今天行业之间的合作,行业之间的共同发展,为我们设计行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知道什么是设计?设计是艺术和技术的高度结合,设计是感性和理性的高度结合,在前期做概念阶段方案的时候,它需要感性,需要天马行空的去想去设计去创意,去构思。在后期需要用理性的方式去清算,用技术的语言去说话,一个项目的完成是靠我们的甲方,我们的施工企业,我们的材料企业,我们的设计单位,几家单位高度的合作,和这种和谐的共生是缺一不可得,不是哪一个单位,哪一个产业链里面的。这是配合的一个行业。所以我们最深的感触是行业发展到今天,作为内地城市的成都,有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这五年,但退回去五年到八年的时间,到沿海地方,也到更多地方去考察去交流去学习,发现很小问题前端的问题解决掉了,但是后端会出很多问题,施工的工艺怎么办,材料的定制怎么完成,这种加工行业对设计的支持又怎么样完成?所以我们设计行业对今天这个论坛最深的理解,希望告知我们的设计师,加快行业发展,是加快它成熟的理念,能够静下心来更精密的更细致的去耕耘,去设计,去制作。那么对我们的行业施工单位,我们的企业是需要产业化,高度的产业化,这上面是有很多区别,设计公司是走产业化道路,还是走精耕细作?这个根据市场而定,我们现在都是面临一个大甲方的概念,什么是大甲方呢?不再是我们的业主,我们的开发商,我们做餐厅、餐饮,我们的餐饮老板,企业老板,或者我们做写字楼,我们的甲方公司,其实我们面临的是共同的甲方,销售链的最终端,我们人生活在这里面,需求到底是什么样。今天能够从设计的角度来说话呢,其实作为设计行业,应该加快成熟的思维方式,让它更加成熟,但是有的时候真还得放慢你的设计的心态和你的脚步,精耕细作,然后和我们相关行业、产业配合,怎么样去应用,怎么样更好的完成我们产业进程过程当中的一种更加走向成熟化的观念和理念。

  【张晓莹】:李总刚刚谈到,作为设计的一个特殊性,恰恰我们是希望我们的其他的链条板块都是加快产业化发展,恰恰是设计的一个特殊性和它所处的现状,以及它跟消费者接触的首端的,满足需求的这种功能越来越强,所以它反而是更需要一边让自己精耕细作,一般把自己融入到这个大的产业化的链条上来,在产业化的发展上作出贡献,同时自己也能够把越来越细,越来越深的这样一种工作做到更深的一个发展。刚才我们在所有的嘉宾发言完了以后,我们基本上已经勾勒出一个线索,在我们这个行业的产业发展上,我们发现几个特点。第一个就是说市场都很大,每一个板块我们都看到,市场都是很大的。第二个是我们再大的行业都是小企业,再大落到每一个企业上都是比较小的,第三个我们也发现,我们的嘉宾在发言的时候,也反复提到,我们的每一个板块都是有很好的前途,但是每一个板块都面临和其他板块合作的困惑。刚刚在发言的时候,一边在总结自己这个板块的情况,一边迫不及待的提出了对其他板块的一些期望和疑问、困惑,所以我想,我们这一轮发言完了以后,我想我们各个板块之间的嘉宾,可以就一些更具体的困惑和问题,做更深度的一些沟通,我还是要请我们张会长对我们刚才的讨论结束以后,你应该有一些感触、感悟,你来表达一下你现在的想法?

【张代莹】:好,听了刚才各位嘉宾的发言,我想我们在座的朋友都很清楚,我们这个行业有三大板块,第一设计,第二施工,第三材料,刚才三大的板块的朋友都提出了自己板块的生存现状,包括市场怎么样,也提出了渴望与其他板块的相融合。比如说,我听到中建三局装饰汤总说,我到成都来了以后,我就找生产工厂化的这个部品部件,我就找不到!实际上成都周边也有很多,包括我们行业,我们去年“金蓉杯”一个获奖工程,温德姆豪庭大酒店,部品部件就是请新繁的繁清家具工厂做的,很多异型的装饰性部品都是由他工厂完成的。包括家装这个板块,比如说黄彦,这一块既有设计,又有施工,还有一个建材卖场的适配,管理起来的话,就促使他有很大的发展,去年的增长率是很高的,我也不便透露,这两年有了很大的发展。我们这几大板块怎么样,不仅仅是自己做好,自己精耕细作,自己提升质量,自己怎么保证质量,我们之间怎么共同来完成一个产品,共同完成一个酒店产品,共同完成一个住宅产品。我们共同来完成这个产品,不仅仅是精装房,也包括我们的住宅,甚至以后每一个住宅在全寿命周期内会有五到六次以上的装修,十年以前的房子今年我们几乎全部要装修了,明年我们又装九年前的房子,后年我们装八年以前的房子,这样二手房就够我们装修了,别说新房了。而且公共场所四到五年一个装修周期,刚刚张会长说的,市场是有的,但是我们每一个板块都觉得自己在孤军奋战,我们怎么样结合起来。谁给我们提供我们需要的东西?比如说设计,我们设计出来以后谁给我们开模?各个环节都需要互相配合,就是我们今天这个产业链共赢发展的根本宗旨。我们各个链条,不是自己这个环节,我们各个环节不是自给自足,我们需要别人的帮助,我们怎么来你帮助我,我帮助你,以此来推进这个行业的进步,沿海发达地区比我们就进步得多,我刚刚说亚厦装饰,金螳螂,他们两个上市公司,亚厦2012年产值要冲一百亿。亚厦入股成都恒基装饰,第一个装配化施工的酒店装饰项目就在北门,两万平方米,四个月连拆除带设计带施工全部完成,所有的装饰部品部件都是从杭州产业园那边运过来的,亚厦的产业园运过来的。亚厦既有设计,设计院有一千多人,也有施工,也有产业园,所以他形成了产业化的体系,全国各地他自己配送过去。就像我们新空间黄总,全成都市的,包括一些市州的,二级市场的,他都配送过去,所以他发展很快,他自己就是一个小产业链在运作。但是我们今天希望的是,我们整个成都地区,在我们成都这个市场上,包括我们四川地区,在这个土地上从事设计施工建材生产销售,包括教育咨询等等,我们全产业链的人,我们共同来推动我们成都地区的行业发展水平,我们需要这样的共同进步,所以我觉得刚刚张会长总结得非常好。现在每个板块眼睛都看着别人了,真的是希望携起手来。我就说这一点。

 【张晓莹】:谢谢张会长,这是一个美好的希望,落实的话还是有一定问题的。我自己也是设计行业的,我们现在也在讨论一个问题,可能不是讨论行业本身,我们可能也在讨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作品的实现度,到底有多高,站在自己板块的时候,都在讨论别人的板块可能有问题,但是我们有没有总结过自己的一些问题,刚刚跟汤总就谈到,很多这种设计行业在设计的时候,拿方案的时候,由于缺乏下游链的支撑,很多做出来的东西,在实施的过程中,经济指标,还有技术难度相当的多,我们不仅仅是设计行业在抱怨,你看我们做很多好的东西,实现不了,同步的我们的施工板块,也在感慨,就说如果我们经济指标啊,就业指标啊,能够在设计行业里,设计的领域可以解决的话,也许就好一些。汤总,刚刚已经谈到了这个问题,李剑李总也是设计行业的代表,在开始也聊到了,跟设计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施工和设计永远那么纠结,材料商在旁边看着干着急,想使劲使不上,这边干着急,李总这边就设计和施工方面,到底我们现在面临什么样紧密相扣?有三种比较的,一种是大型的设计院,一种是跟施工单位紧密结合的设计院,还有中小型的独立设计的设计单位,这几种不同程度的分了不同的市场在做,像我们这种独立出头的多一些,基本上代表单位的多一些,有一些大型工程公司的设计单位,可能代表单位多一些,反而形象不是那么容易被宣传?

 【张代莹】:甚至有一些公司出去谈单,说咱们这个设计费给你优惠优惠了,施工是我们做的,这样被侮辱的状态?有没有?

 【张晓莹】:这是一个论坛嘛,再往深说一点,你们两位可以谈一下?前几天我跟一个工程公司的下属单位在谈的时候,他们设计费的取费,是我们现在取费标准的五分之一、十分之一,当然量都比较大,其实很多也遇到这种情况,他们投标的时候方案都做完了才投标,但是一般是四中一,三中一,这也涉及到另外的问题,来来回回就这几家了,如果比较和谐的话,反正这次我中了,下次你中嘛,这是一种状态。另一种状态就包括李总在内,包括我们多维公司在内,是有偿为先的,无偿很少了,这也是我们经常会遇到的另一个状态,这个可能后一步说,刚刚这个可实现度双方都觉得很痛苦?汤总你举一个例子给大家说?

 【汤永明】:刚刚跟张会长也谈到设计方面,给我们施工企业造成了一种不方便的东西吧,因为不是一个专业公司在做专业设计,幕墙是一个专业设计的东西,我们在大魔方的售楼处,418块玻璃,块块玻璃都不一样,所以每一块玻璃必须开模,实现起来比较困难,设计概念是我们西南设计院做的,施工图有一家,业主找了一家幕墙顾问公司做了图,我们来深化,深化中发现了这个问题,我骨架都做好了,但是实现的话费用很高,业主认为投资一下子增加这么多不可思议,如果不增加投资我们做成平面玻璃又说达不到效果,所以前端我们没有配合好,因为他做方案的时候我们还没有中标,没有办法沟通交流,进去以后我们再去跟他交流以后,有的时候稍微晚了一点,这是双方的嘛,跟业主沟通好了,跟设计院沟通好了,不是说不能做这个事,我们幕墙有一个设计团队,来了以后一个礼拜,把整个方案做出来了,设计院也说不错,业主也认可,现在就是资金问题,这样满足了,那个满足不了,怎么说呢,我也说不清楚。

 【张晓莹】:设计的李剑李总来谈一下?

 【李剑】:从设计行业来说是什么观点呢?今天探讨的话题是加快行业产业化成熟的发展,刚刚汤总说的很有意思,我们也碰到这个情况,有的设计单位,因为设计单位也有专业的公司,也有稍微欠缺一点非专业的公司,施工单位希望碰到更专业的公司,是什么意思呢?这样他对施工图,对施工节点,对成本控制,对可操作性,让他落地,这个工作本身来说应该设计单位来完成,不应该是把这个求抛给企业来完成,但是现在目前的整个状况恰好就是这样。我们在投标的过程中也碰到其他的设计公司,设计团队,他们的图纸拿出来以后,我们同甲方也在沟通交流,我们能同他们交流是这个我们在做,我们从设计角度来做,它的图纸确实欠缺一些,觉得会有一些问题,希望遇到成熟的设计单位。汤总他们是很正规的企业,我们还会碰到一些中型企业,我们的图纸拿出来以后会面临什么问题呢?比如说你的施工工艺,你用的材料过于简单,还有从利润的空间来说有可能是制造一些利润上面的,价值链这边利润可能会更少,会提出这个有问题,或者怎么样,做设计天生应该把设计做好,把后期的施工图完善做好,这个图是不应该踢到下属的企业,下一个环节链去。当然在这当中不一定是完全由设计公司来完成,比如说我们的定制企业,我们的材料企业,设计师有时候很为难的,我们觉得材料上很多,有的材料没有,但是有时候我们会到网上,行业协会,我们主动的联络找到这种材料,因为设计是离不开材料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配合,就是合作,成熟的合作,光有设计单位不能有一个好的作品,如果不能让这个作品落地的话,这就是空想、梦想之间的区别,一定要让他落地,怎么落地呢?靠我们非常成熟的施工单位,靠我们非常成熟的材料供应商,还有靠我们很专业成熟的集成供应商,这都需要双方的配合,整个来说是一个往成熟方面,我们再探讨这个问题,往成熟方面合作和共赢发展的问题。

  【张晓莹】:谢谢李总,李总给我们带来了很重要的一环,其实从设计行业来说,蛮想实现度很高,实现得很好,在过程中,可能对技术支持,工艺支持还是不够成熟,我还是接着设计的话题讲,其实在设计的过程中有很多人有一个误区,包括我们有一些设计同行,觉得设计就是玩创意的,只要创意完成了,就不关我的事了,至于谁来做出来,能不能做出来,花多少钱做出来,这就不是我的事了,在历史上也不乏一些例子,比如悉尼歌剧院这样一个例子出来让大家把不住方向。刚刚汤总说了,设计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嘛,等我进去这个事情的时候,这都不关我的事啊,我进去的时候这些都定下来了,这个不花这么多钱做不下来啊,我们平时也遇到这样的问题,比如说我们需要安装设备的协助,我们是需要灯光的提前协助,我们也需要材料定制的提前协助,但是这些协助往往你在开始的时候,由于这个工艺都没有被认可,或者还没有确认,很多工作是要白做的,这时候我们也要面临这个问题,这种支持能够到哪一步,可能我们业务员、材料商整天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很欢迎这种电话,但我提出要求的时候你能不能做到?你有没有研发机构帮助我,这个我就要问一下史丹利的罗总,前面我们在精装房的时候是有合作的,而且比较成功的支持了我们一些研发的基础,尽管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但他们还是属于一无反顾的冲上去给我们帮助,罗总这边对我们支持性,对设计板块的支持性,你们是怎么看这个问题?

【罗俊义】:我们以前跟房产公司,跟我们的设计所也做了一些合作,在三年前我们做精装房的时候其实我们遇到很多困难。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有入墙衣柜,本来我们的板材是两米四就可以了,有的设计师可能就把我们的柜子设计成两米五,他觉得一个整数,使用材料就长了那么一点,让我们的材料非常浪费,成本也很高,后来我们就马上提出类似的东西,有关的他马上提出来就改进,我们不要把入墙柜子做成两米五,两米四就可以了。刚开始做的时候确实有很多技术上的问题。另外还有一些设计单位,有可能是我们对这个行业刚开始,他可能这种比较细的可能就没有做过,比如说我们一些大的设计公司,设计院,比如说有一些房产公司拿来让我们做,我们提了三点,如果你让我们给你生产加工,这个条件不满足我们就不能做,第一他对材料不太了解,比如说他做一个柜子的平开门,他把镜子贴在板材上,这两种材料的吸水膨胀不一样,时间长了玻璃不变形,板材就变形了,我说样板我可以给你做,但是这个不太好,他说这个已经做好了,不能改。我说样板可以给你做,但是大规模的生产我拒绝生产。还有他希望我们给他所有的房子家具都做得一样,其实我们做家居也好,做什么也好,跟建筑上的误差是不一样的,建筑是以多少厘米来计算的,我们是以毫米来计算的,我们做起来的很多误差,他原来给你的基础就很差,甚至垂直度很大,你怎么可能做到很标准呢?我们就提出这几个条件,最后这家企业我们做了,最后他们也在渐次的改进,不能说马上就改了,他说我们也是香港的大牌公司。为什么我是希望从设计、施工、材料供应,到定制要一体呢?我们可能经常在一起沟通,一起来出一个整体的系统方案,就可以避免很多类似的问题,第一这样会给我们节约成本,第二能够作出很好的作品,第三个也同时加快了我们施工进度,为什么我们今天一起沟通这个问题,把这个产业集成起来,系统起来,也是我们在座各位能共创价值的地方,我是说的我们做的精装房。另一个定制,要根据消费者的需求,比如说我跟多维,我们跟西南设计院,很多的设计公司,包括香港的一些设计公司,我们假如和他配合,我们就是以他们的东西为初步方案,然后我们再深化设计,根据我们对这个细分的专业另外做一个方案,然后来反复,反复两三次以后定下一个初步设计方案进行,然后在过程中遇到了问题,我们进行补救,甚至有应急方案,所以到最终这个工程完成的时候,我们的结果往往是比较满意的。

 【张晓莹】:好的,谢谢罗总,我们亚厦的张总以前是在杭州那边,现在在西南公司工作,带来了很多沿海先进的理念,我们也请张总给我们介绍一下,在杭州这个产业链,现在的一个现状,是怎么样,跟成都这边有什么不同?

 【张健夫】:应该说这一块我们走的我们行业的先河,为什么这样说呢?其实这个话题早就在说了,我们公司做到三位一体,从我们来说本身是一个施工企业,我们也发现了很多设计师画的图,现场是没办法做,很多设计师爱做作品,拿给厂家做的时候,做不出来,我们与我们的设计院、产业园,设计院和产业园也是互动的,还有一个我们很多单子拿来是设计完的产品,我要按照他的思路去实现这个效果,就要我的设计师做一些补充,哪里需要改进的,再跟设计师交流,再跟业主交流,达成一致的意见,目的是什么?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个市场竞争,是非常激烈,公建项目我不知道成都这边是怎么样,杭州是最低到50%,他标价给你,你们想想怎么做?没办法做。其他地方栏标价,也下降20%,这样的恶劣环境中我们要生存,我们就要做到产业化,产业化有很多优势,我们现在提倡的环保、快速,开发商很简单,投入了钱希望一年得到汇报,像典型的就是万科,大连万达,万达是这样,一个项目从谈地到项目移交要求12个月完成,特殊项目除外,他要求的资金链非常重要,我想在座的都会牵涉到资金链这个问题,企业做大了,更要考虑到资金链,我们这样做了以后,能够把它做成,比如说产业化,标准化,精细化,这么几个,张会长提到的“四化”,这样我们也做了一些成绩出来。很多时候我们做了一些东西,现在很多时候设计师也很恼火,你说做一个门吧,很多加工厂说你把结构给我,里面是什么东西?设计师说门还要我画吗?但是在工厂加工的时候,没有加工图是做不出来的。好了,我们现在这个环节我们就解决了,你的门大样给了以后,里面什么东西用什么材料我给你,你设计师只要打勾就可以了,我就可以生产了。退一步来说我的时间也节约了,否则这个门要画完,最快也要画一天,我们专业做施工的人员,加工的人能看懂。我们也在做产业化。更多的时候对某一些材料不熟悉的时候,我们刚刚也讲到了,像罗总那样,因为他做橱柜,一定是比我们专业,做衣柜一定是比我们专业,我们邀请他到我们单位来,我们做互动,听取他在某一些项目中失败的案例,在我这个项目中不要再发生,甚至于我们两家结合以后,能够把产品做得更好。刚刚罗总谈到了一个问题,我们原来也遇到过,木门上贴镜子,罗总讲的很好,这个怎么办?我们把材料系数运用到底,我是不是可以里面不是木芯门的,我是型钢,因为我们遇到很多酒店,它的衣柜门,设计师说门的高度两米四,我们一算这个门怎么都要变形,后来我跟铝合金厂合作,你给我加厚,OK,做完了以后不变形,变形了也好办,木头变形是可塑,用一个外力给他压一下,他就直了。这是我们合作共赢的结果。我想我们这种论坛给我们行业发展,给我们材料供应商,业主方投资方有没有,节约成本,环保低碳、施工安全,现场文明施工也非常好控制。这是我们“三位一体”做完以后我们的感受,包括抢工期,有很系统的。在做的过程中,设计师也采取了一些系统化的东西,比如说我这个模子刻完了以后可以用多少个,控制在多少个模子里面,不能说每个都个性化,这样成本也受不了。这样每一个产业链当中,我们要生存,要生存必须要产生合理的利润,这才是我们能让整个行业走向未来的前提。我们也希望经过这样的交流,能够给我们施工单位提供一些好的材料,更多的我把我们施工单位作为一个集成公司,因为你们把技术参数告诉我们,我们应用上去,你们也产生利润了,我们也产生利润了,皆大欢喜,希望明年这时候,我们大家在一起,在年底我们庆功会的时候,大家一起,说张总,我们挣到钱了,我要敬你一杯,其实这一杯酒不是敬我,是敬我们两位张会长,因为他们把我们组织起来,有这个机会来讨论,让我们的思路更开阔,我想经过我们这样的讨论,我们有更多的合作,有更多的合作商机,谢谢大家!

 【张代莹】:谢谢,我听了以后有一点启发,我们设计理念有一个适配工厂化的问题,我们设计出来的东西,能够用工厂化生产出来的,这样才能够批量生产,才能降低成本,如果设计的个性化数量过多,就像刚刚汤总讲的一样,每一块玻璃都必须要开模去做的话,这个是不低碳的,这跟我们国内盲目模仿,奇形怪状风,迪拜风,拉斯维加斯风,光怪陆离风有关系。但是要适量的控制我们的成本,和适度的控制我们的个性化。真正有生命力的,你看宜家的这个就可以,他就是最好的设计,最好的创意,但是他是全部工厂化生产的,所以他在全世界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如果你的产品做出来只有一个两个,没有什么生命力,牛逼不到哪儿去,如果你做的产品全世界都有,大批量的生产,这个才是真牛。

【张晓莹】:这个是在艺术和技术之间找一个均衡点,也是设计和技术共同创造的一种,其实往往是除了少数,比如说高地的东西我们确实是没有办法仰望的,太高了,大部分的经典作品其实就是刚好找到了艺术和技术的平衡点。刚刚提到400多块玻璃都不一样的这样一个,我觉得有点偷懒,谁偷懒呢?设计师偷懒,我们在室内遇到过,在室外没有,在这种异形的过程中,你超过一种十来种以后,你可以花点心思透过不同的拼装来做。 这个是属于技术和艺术之间的平衡点没有找够。时间也过得比较快,最后还有两位嘉宾,你们对一个话,一个是新空间的黄总,你有很重要的一个板块,就是我们家装的板块,家装的板块也是属于很重要的环节,而且他对我们千万家居的业主带来了他们的生活方式,现在也是属于有点冷的时候,我们家居行业有没有对其他板块的一个需求和希望?我想你也跟兔宝宝的黄总,你们两位黄总,完了你给他提一个问题,不管是卖场也好,还是家装企业,主材和辅材,你有什么建议,或者他有什么好的想法?

 【黄彦】:说到和材料的结合,我觉得我们现在装饰公司针对市场客户的情况来讲,可能跟我们现在中国社会的情况还是比较相像的,就是表现在两个客户群,比较重要,一个是一高一低,高端客户群,要求越来越高,就是要求你的材料,要求你的什么,这些都克服了。我们跟一些国外的客户合作,他们对材料要求很高,这部分完成了。第二个是刚需这个板块,成都最火的是这两块,成都现在是中间比较冷,两头比较热,低端客户是解决刚需,他可能对材料,比如说瓷砖、地板,他没有更多选择,我要求的是价格比较低,解决问题,房子装出来满足我基本的入住条件就可以了,我们现在也是这样的,在装饰公司这两块来讲,除了我们终端的装饰公司品牌品质在继续做以外,一高一低需求很大,我们希望和材料商,高端的材料商来结成联盟,在低端上我们也希望有一些常规的材料上我们来做一个联盟。

 【黄立斌】:非常感谢黄总给了我们这么好一个机会,刚刚其他几位嘉宾的分享,我认为就今天这种交流会,其实是非常有意义有必要的。包括我们前面谈到的设计也好,施工也好,存在的障碍是原来我们各自为政了的,其实很多问题是我们没有沟通,或者沟了但是没有通,很多从设计的角度来说,其实是需要有点创意的,不然就直接工厂化生产就行了,还是大家对环境的美化,还是需要有一些艺术的氛围和感觉,我们材料商对艺术的资源这个首先是我们要检讨的,比如说世博会有一个背景墙,当时是8米高,要求木皮是不能有拼接的,因为刚好兔宝宝有进口的立刨机,能够满足,包括我们现在在成都有一个工程,国外业主方很苛刻,最后把全国的木皮企业考察完了以后,他整个材料由我们来配送,由他指定中标的家具厂,中标的门厂,地板厂,由我们统一来供材料,供到这些制作工厂去,这里面有很多工作其实是可以做到整合的,这里面我们材料商要检讨,要积极主动的融入到这里面,有一些我们技术上是可以得到解决的,如果我们从原材料上来,比如说你的木皮,包括罗总讲的这个板的长度,确实有一些特殊的规模,如果场地确实有这特殊的要求,我们通过原材料制作的环节是可以达到的,如果就在这个环节按照你的需要把这个板的尺度裁好,就解决了一个问题,刚刚黄总讲到高端的需求,我相信未来的意识和趋势,兔宝宝是全力以赴,这种优势会越来越明显。比如说现在板材不仅是E0的,是无醛加防白蚁的,另外黄总谈到刚需的问题,我个人有那么一个观点,我给我的观点说卖好板就是修德,其实刚需这个群体要引导他们,可能他们对价格来说是一个核心的关键点,但是我们介绍材料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底线,品质的底线,我跟我们同事分享,我说我们做了24年,可能在四川重庆这个区域,可能有20、30万个家庭用过我们的材料,我说别人家里装得很漂亮和美观我们很自豪的,但如果别人家里得了白血病,不仅把你自己的阴德伤进去了,把你后代的阴德都伤进去了。比如说这个柜子没有办法做一堵墙,少做一点,以后有钱慢慢添,但是有一个底线,环保啊,品质的底线,如果太差,为了满足他量的需求,像炒菜为了有油就加地沟油的话,我觉得企业还是要有这种社会责任感的思考,或者做一些努力的准备。去年6月1号我们就停止销售90块以下的木工板,我们卖高端的材料也是赚钱,卖低端的也是赚钱,如果还把阴德搭进去了我觉得不值得,我给黄总说,建议刚需这一块寻找性价比高的,不能一味的追求价格。

 【黄彦】:我说的刚需不是说用不环保的东西,黄总说的问题我还是要解释下。为什么说我们是负责任的公司,和其他的游击队和桥头堡不一样的,你做的东西是负责任的,你的东西,你用的材料是有底线的,所以你理解我们的材料,我觉得我们就是要满足刚需的客户,也不是说他们就没有权利用好的材料,也是要用能够满足到你这个企业不犯法,不违规,这是问题,也希望我们的材料,因为源头是从你这儿来,你不要销售这种有毒有害的材料给我,我们就用不了了,我们在家装的实施过程中,我们的环保检测什么东西都有的,我们希望跟能够提供环保材料的材料商合作。

 【黄立斌】:兔宝宝的花冠系列是环保产品,也能满足刚需的需求。

 【张代莹】:黄总他们新空间装饰是我们行业制定《绿色环保家装服务标准》的首席参编单位,他们在参与标准制定和推广的过程中,哪一个环节,什么能做到环保,是全力以赴的,所以黄总在这方面是比较在意的。新空间在我们成都通过十年的努力,成长壮大为首席的品牌公司,这是跟企业本身的诚信建设,诚信经营分不开的。

 【张晓莹】:刚刚两位黄总给我们说的在加快发展过程中,我们都需要关注和都需要负责任的问题,解决环保,除了环保以外,低碳也是我们整个行业、产业的责任,环保和低碳也是我们未来,不但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机遇,刚刚我们的顾问做分析的时候也提到了,未来的装饰行业也有可能的某一种机遇是来自于技术变革低碳,我想同步的低碳环保是一个链条上的事情。今天非常好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清晰的表达了我们怎么样推进我们的产业发展,而且各个板块中间,我们推进产业发展的责任、需求,以及互相之间对问题的探讨,非常好的达到了我们这个创办者,包括我们装饰协会,我们的张会长,还有严秘书长,他们开始的一个初衷,也为我们下一步各板块的行动指明了一些方向,可以摸索的途径,今天感谢所有在座的朋友,也感谢我们台上的嘉宾,也鸣谢一下我们的兔宝宝作为赞助商,也特别鸣谢新浪家居,所以今天的论坛就到这里结束,请我们严秘书长来做整个会议的总结,谢谢。

 【主持人严静秘书长】:刚刚几位老总从各自企业发展的历程当中得出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刚刚汤总引用我们中装协的前任领导说的一句话“得产业链者得天下”,我们企业要发展,一定是产业链的合作共赢,这是我们今天下午的主题,今天的大会在大家的支持下要圆满结束了,我再给大家说一下,朋友们,协会是你们的娘家,希望你们常回家看看,我宣布成都市建筑装饰协会2012年年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